協(xié)會(huì )官方微信

首頁(yè)  >>  新聞資訊  >>  專(zhuān)題論述  >>  正文

國務(wù)院幫企業(yè)催債,為什么先拿國企央企開(kāi)刀?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0-24     來(lái)源:鳳凰網(wǎng)    編輯:衡格格    審核:張經(jīng)緯、王靜
摘要:始于20世紀90年代的經(jīng)濟騰飛,正是源于對企業(yè)間欠款的清理。那么今天的清理企業(yè)間欠款能否從中汲取經(jīng)驗呢?我覺(jué)得未嘗不可,那就是從清理地方政府債務(wù)入手。

近日,國務(wù)院常務(wù)會(huì )議審議通過(guò)《清理拖欠企業(yè)賬款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方案》。會(huì )議指出,解決好企業(yè)賬款拖欠問(wèn)題,事關(guān)企業(yè)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和投資預期,事關(guān)經(jīng)濟持續回升向好,必須高度重視。省級政府要對本地區清欠工作負總責,抓緊解決政府拖欠企業(yè)賬款問(wèn)題,解開(kāi)企業(yè)之間相互拖欠的“連環(huán)套”,央企國企要帶頭償還。要突出實(shí)質(zhì)性清償,做到應清盡清,著(zhù)力構建長(cháng)效機制。

為什么企業(yè)間的拖欠賬款清理工作,要由“省級政府”來(lái)負總責?

一、政府已成為企業(yè)債務(wù)中的重要相關(guān)方

一方面,是因為很多賬款的拖欠,政府就是當事一方,由政府來(lái)負責是理所當然。

比如說(shuō)近年來(lái)備受媒體關(guān)注的核酸企業(yè)應收賬款問(wèn)題就是如此。在資本市場(chǎng)紅極一時(shí)的核酸企業(yè)經(jīng)歷了營(yíng)收和利潤的大幅度增長(cháng),但股價(jià)卻與之背道而馳,為什么利潤大幅度增加而市值卻在縮水?原因就在于大幅增加的應收賬款。

以達安基因為例,該公司2020年,2021年和2022年度凈利潤分別是23.67億元、35.37億元和51.8億元,但公司市值卻從2020年的將近500億元回落到今天的150億元不到。原因就在于,該公司的利潤中,很大一部分是來(lái)自于應收賬款:2020年到2022年的應收賬款分別是14.95億元、22.59億元和40.65億元。

2022年的利潤,有近八成是來(lái)自于應收賬款,這樣的業(yè)績(jì),很難讓投資者相信其公司的前景。眾所周知,核酸檢測的最大買(mǎi)家就是政府,因此由政府來(lái)負責清欠工作,也是情理之中。

另一方面,是因為目前企業(yè)的拖欠款已超越了企業(yè)的微觀(guān)層面,成為影響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向好發(fā)展的障礙。

必須指出的是,企業(yè)間的經(jīng)濟關(guān)系并不像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之間“一手交錢(qián)一手交貨”那么簡(jiǎn)單,而是牽扯到一系列的合約安排。

企業(yè)間貿易存在賒銷(xiāo),本質(zhì)上是商業(yè)信用在起作用。買(mǎi)方市場(chǎng)理論認為,強勢的下游大企業(yè)可以利用市場(chǎng)議價(jià)能力占用供應商貨款,而供應商(尤其是中小企業(yè))也愿意提供低息甚至無(wú)息的商業(yè)信用給下游大企業(yè),類(lèi)似于變相降價(jià)吸引大客戶(hù)、搶占市場(chǎng)份額,所謂的“店大欺客”就是這個(gè)道理。

根據買(mǎi)方市場(chǎng)理論,商業(yè)信用更多表現為大企業(yè)應付賬款更多,中小企業(yè)應收賬款更多。盡管這是中小企業(yè)自愿的商業(yè)行為,但如果賬款規模過(guò)大,則會(huì )出現嚴重的信用倒掛、中小企業(yè)過(guò)度讓利,對經(jīng)濟運行可能產(chǎn)生不利影響。

企業(yè)間如果應收款過(guò)多,就會(huì )降低企業(yè)的投資規模,減少對新項目、技術(shù)或員工的投資;如果債務(wù)規模大且企業(yè)無(wú)法償還,可能會(huì )導致企業(yè)破產(chǎn);高企的企業(yè)間債務(wù)可能會(huì )使貸款人望而卻步,可能導致銀行信貸收緊。

所有的這些,最終會(huì )在宏觀(guān)上體現為降低經(jīng)濟產(chǎn)出,影響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并增加經(jīng)濟不確定性。

二、能否讓清理債務(wù)成為經(jīng)濟再騰飛的催化劑?

更為重要的是,如果一個(gè)經(jīng)濟體中的許多企業(yè)都對彼此負有重債,它可能會(huì )形成一張債務(wù)網(wǎng),如果其中一個(gè)或多個(gè)企業(yè)破產(chǎn),可能引發(fā)企業(yè)破產(chǎn)的多米諾骨牌效應,可能導致系統性風(fēng)險。

正是因為如此重要,解決企業(yè)間的拖欠款問(wèn)題會(huì )成為中央高度關(guān)注的問(wèn)題。428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會(huì )議要求“要下決心從根本上解決企業(yè)賬款拖欠問(wèn)題”;724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會(huì )議再次強調“要堅決整治亂收費、亂罰款、亂攤派,解決政府拖欠企業(yè)賬款問(wèn)題”。81日,國家發(fā)改委等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實(shí)施促進(jìn)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近期若干舉措的通知》,提出加大對拖欠民營(yíng)企業(yè)賬款的清理力度,重點(diǎn)清理機關(guān)、事業(yè)單位、國有企業(yè)拖欠中小微企業(yè)賬款。

文件還列出了問(wèn)題解決的牽頭單位,即此項工作具體由工信部牽頭推動(dòng)解決,國家發(fā)改委、財政部、審計署、國資委、市場(chǎng)監管總局等部門(mén)參加。

此外,審計部門(mén)接受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反映的欠款線(xiàn)索,加強審計監督。

如何解決企業(yè)間欠款問(wèn)題?我們不妨看看歷史的經(jīng)驗。1990年,國務(wù)院發(fā)布了《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在全國范圍內開(kāi)展清理“三角債”工作的通知》(國發(fā)〔199019號),明確指出“企業(yè)、單位之間互相拖欠貨款和前清后欠的情況十分嚴重,已成為影響當前生產(chǎn)正常進(jìn)行的突出問(wèn)題,也損害了社會(huì )信用。為了緩解這一矛盾,國務(wù)院決定在全國范圍內開(kāi)展清理“三角債”工作?!?/span>

三角債最后怎么解決?我們可以從《朱镕基講話(huà)實(shí)錄》中尋找答案。朱镕基同志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調查研究后指出:三角債的主要源頭是部門(mén)、地方和企業(yè)為追求增長(cháng)速度而盲目上建設項目,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缺口大,造成對生產(chǎn)企業(yè)設備、材料貨款和施工企業(yè)工程款的大量拖欠。因此,他提出從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拖欠這個(gè)源頭入手清理三角債、順次解開(kāi)債務(wù)鏈的新思路。

始于20世紀90年代的經(jīng)濟騰飛,正是源于對企業(yè)間欠款的清理。那么今天的清理企業(yè)間欠款能否從中汲取經(jīng)驗呢?

我覺(jué)得未嘗不可,那就是從清理地方政府債務(wù)入手。

中國儀器儀表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版權所有   |   京ICP備13023518號-1   |   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2003807
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百萬(wàn)莊大街16號1號樓6層   |   郵編:100037   |   電話(huà):010-68596456 / 68596458
戰略合作伙伴、技術(shù)支持:中國機械工業(yè)聯(lián)合會(huì )機經(jīng)網(wǎng)(MEI)